不再有夏季的日子,请忘了那座海岛。
白色的帆,沙堆的城堡,绚丽的冲浪板,男孩子的口哨。
如撕去的速写一张接一张,抖落日记里的沙子,抖落层层蜕皮的回忆吧。
当眼睛不再有碧蓝的海水,当耳朵不再有咸腥的海风,当心房不再有澎湃的海涛。
萧玲玲的泰国随笔,就这样把吸引进了泰国这个神奇的国度。
西门小姐

西门小姐 |

不再有夏季的日子,请忘了那座海岛。
白色的帆,沙堆的城堡,绚丽的冲浪板,男孩子的口哨。
如撕去的速写一张接一张,抖落日记里的沙子,抖落层层蜕皮的回忆吧。
当眼睛不再有碧蓝的海水,当耳朵不再有咸腥的海风,当心房不再有澎湃的海涛。
萧玲玲的泰国随笔,就这样把吸引进了泰国这个神奇的国度。
暂无评论